冬晨的翰林路

翰林路在大田县城的东南方向,小溪坂北面坚着一路标“距翰林山庄6.2公里”,通往翰林村只此一条路。一路向上盘山前行,到达山顶,就是翰林村。

每逢周末晴天,我会择清晨徙步在这条山路上。这条路全程水泥硬化,干净,便于行走。骤然有车辆经过,也扬不起尘土,往返三个小时,鞋面还是和出门时一样洁净。路上罕有人迹,幽静安宁,思绪乱飞,也无人打断。

第一次和小姨爬翰林路,感觉这条路蜿蜒漫长,总也走不到头。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七折八拐,翻过两个山岭,还没有到山顶。两腿发麻,竟有些坚持不下。问小姨,小姨说转过前面的个弯就到了。转过了弯,看到的是另一个弯。后来走着走着,路熟了,也近了。那个弯有片杉树林,下个弯有片竹林,这个路段有几棵巴蕉树,那个山坡有茶籽树……了如指掌。

走在翰林路上,看着山脚下,一垄垄稻田,一畦畦菜地,横七坚八,依着山势,层层叠叠。这些丘田面积大多很小,宽则四五米,窄的地方只种下一棵青菜。真是佩服农民的勤劳和智慧,斗笠大的山田也要种上两棵青菜。田间布着不少稻草人,孤独地一动不动守望着这片山林,成为山里最忠实的守护者。人们给稻草人披上衣裳,远远瞧去,误以为真。有人在田地里飞舞锄头,偶然碰撞山石,发出清脆的声音,响彻整个山谷。乍一回头,望见远处矗立的赤岩公馆和龙腾盛世两幢高楼与赤岩山相齐。

今日有阳真好,树林筛下阳光,路面上出现片片光斑,伸出一脚,光斑就留在脚面上,一阵风吹过,树林摇曳,光斑也跟着行云流水般飘动着。路边的巴蕉叶,在风中飞扬着支离破碎的扇面,胜似是冬日骄傲的旌旗,屹立不倒。巴蕉树上还悬着一串巴蕉,不知是人们来不及采摘,还是忘了,被霜打蔫,耷拉着。茶籽树还有几朵白花,藏在叶片下,金钟倒挂。若不是鞋带松了,弯腰低头,恐怕它们是不会被发现。我倒是喜欢它们的品格,正因它们藏隐自己的锋芒,长开不败,如若像别的花朵仰天绽放,估计早就凋零了,不复存在。就像巴蕉硕大的叶片,人们在炎炎夏日,喜欢折断它们,当成伞,遮阳。而冬日来临时,巴蕉也比其它树木更早地枯黄。不似青松和绿竹,叶片虽小,却长年青翠。

板栗树光秃秃的,一片叶子也没有留住,倒显得苍劲有力。树下是厚厚一层还没腐化的树叶,踏在上面,沙沙作响。想起中秋时节,我和小姨路过这片板栗林。油黑发亮的板栗像黑珍珠一样,一粒粒落在脚边,引我们搜寻。我们翻开草丛,撬开石缝,总会得到惊喜。有的板栗还滚到小溪里,我们卷起裤脚,像摸鱼捞虾一样,有趣得很。不一会儿,我们就捡了满满的一袋。提回家,在板栗皮上划拉个口,隔水蒸煮,一阵阵香味飘入鼻子,我一时熬不住,像个贪食的孩童,隔几分钟就要掀开锅盖,看是否可食。等煮熟,拣一颗,轻轻一捏,橙黄橙黄的板栗从开裂处跳了出来,放入嘴里,香酥清甜,吃上十来颗,都不够瘾。

站在山顶,也是翰林村的村道口,可俯瞰大田县城。左手是县城,右手是乡村。可以一览乡村的隽秀,感受每一村土地散发自然的气息,又未远离城市繁华和喧嚣。大田县城在盆底缩成一张相片,南北大街瘦成一条银线,赤岩公馆和龙腾盛世也成了小斑点,仍依稀可辨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